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品牌资讯>正文内容
  • TCL华星VS惠科:“专利过招”背后的较量
  • 2019年11月20日来源:云掌财经

提要:一场TCL华星诉惠科的案例,表现出显示行业正在从简单的产能比拼,不断升级到技术、专利综合实力的较量。在这一领域,TCL华星、京东方以及日韩等跨国巨头占据上风。

惠科遭诉中禁令

11月14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重庆惠科金渝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惠科)下达禁令,要求惠科停止侵犯TCL华星专利权的行为,立即停止制造侵犯涉案专利权的惠科32英寸液晶面板。

一天之后,惠科发布声明称,公司经营未受影响,正在就禁令与法院方面进行协商。

TCL华星和惠科的专利纠纷并非自今日始。今年4月26日,TCL华星正式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惠科提起专利侵权诉讼,指控其侵犯了三件发明专利权。

惠科被控侵权的产品包括23.6英寸、32英寸、43英寸以及50英寸液晶面板,基本覆盖了惠科所有量产并销售的主流液晶面板尺寸,每件诉讼案件的索赔金额达到千万元级。

六个月后,诉中禁令出现。

诉中禁令是知识产权案件中新近出现的司法措施。最高院在2018年12月份颁布的关于知识产权行为保全的相关司法解释,规定了针对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诉前及诉中禁令制度。

之所以会有诉前及诉中临时禁令出现,是由于专利诉讼的审理周期较长,而侵权行为持续发生,侵权产品持续在市场推广,会导致权利人不仅仅遭受产品销量和收入减少的损失,更会面临市场机会的流失,从而直接影响权利人的市场开拓与发展,给权利人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

诉中禁令最有名的案例之一,就是2018年末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支持了高通针对苹果公司四家中国子公司提出的两个诉中禁令请求,要求苹果立即停止对高通两项专利的包括在中国进口、销售和许诺销售未经授权产品的侵权行为。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李超律师表示,本次针对惠科的诉中禁令的下达,彰显了以深圳中院为代表的各地法院积极响应国家知识产权局加大对各类侵权行为的惩治力度的号召,“这对于打击知识产权侵权行为,营造更好的创新环境和营商的环境,维护市场竞争秩序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此次TCL华星的禁令无疑是对惠科的当头一棒,将直接致使其出货主力的涉案32英寸液晶面板全面停产。面对上述诉中禁令,虽然惠科15日发文称公司经营“一切正常”,“未受此事项的任何影响”,但是这个回应显然有点草率。

北京金诚同达(深圳)律师事务所汪顺静律师认为,一旦法院下达禁令裁定——不管是诉前还是诉中禁令,惠科公司必须自觉履行。虽然针对法院裁定可以申请复议,但复议期间是不停止裁定执行的。“按照法院裁定要求,惠科应该立刻、全面停止涉案32英寸液晶面板的生产制造行为。”汪顺静律师强调,如果惠科拒不履行诉中禁令,或将被依法处罚。

诉讼背后的较量

国内一些企业由于缺乏对核心技术的掌握,往往在知识产权的侵权诉讼中付出了较大代价。近年来,将知识产权作为市场竞争手段而引发的侵权诉讼已屡见不鲜。比如,夏普公司被富士康科技集团收购后,针对海信在美国发起一系列侵权诉讼;海信随后在青岛、北京两地以夏普十几款在国内销售的电视机侵犯海信发明专利权,发起专利侵权诉讼作为反制;华为与三星在手机市场上也已发生多起诉讼。

有市场评论指出,TCL华星发起专利侵权诉讼的主要原因在于面板市场的激烈竞争。

2019年是全球显示面板行业历史性的低谷期,日韩以及中国台湾的面板显示行业产能急剧收缩,显示行业的竞争已非当年情形。

中国大陆的面板双雄——京东方和TCL华星——和它们的追随者们,正在经历一场不见血的厮杀,其竞争模式已从传统的渠道战、价格战、服务战转向以专利战为代表的知识产权竞争。TCL华星作为面板领域的巨头,此次发起专利侵权诉讼,在维护自身知识产权的出发点下,更重要的还是希望能够借此争取更大的市场优势,同时也希望为自己在与其他面板巨头的博弈和谈判中增添有力筹码。惠科公司自然也是深谙其中利害关系,因此在此次大战中积极应对,反复强调会利用自己多年来的专利储备争取主动权:“公司拥有数千项授权和申请专利,以及诉讼经验丰富的知识产权管理团队,有能力有信心保护本公司及其客户权益。”

一场TCL华星诉惠科的案例,表现出显示行业正在从简单的产能比拼,不断升级到技术、专利综合实力的较量。在这一领域,TCL华星、京东方以及日韩等跨国巨头占据上风。

据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TCL华星全球专利申请量超过35000件,全球专利授权量超过10000件。TCL华星连续4年位居美国专利授权榜全球TOP100,2018年位居美国专利授权排行榜中国大陆企业第3位。这样一家以自主创新奠定行业领先地位的企业挥舞专利大棒直击惠科,皆因二者宿怨已久。

网易新闻报道,2018年3月8日和2018年7月4日,TCL华星在发现惠科的专利侵权行为后,分别发出律师函,明确指出其生产制造销售的液晶显示面板侵犯了TCL华星的专利权,要求其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TCL华星的损失。

当时的惠科方面并未回应,还继续扩大侵权面板的生产和销售,因此在2019年4月26日,TCL华星正式向深圳中院提起专利侵权诉讼。

除了专利诉讼之外,两家还有商业秘密的纠纷宿怨。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显示,惠科在明知TCL华星与其原员工存在保密义务和竞业限制约定的情况下,大肆挖猎TCL华星员工。多名加入惠科的TCL华星前员工涉嫌窃取TCL华星商业秘密,至少两名人员已因侵犯商业秘密被判刑,另有多人仍在侦查审理过程中。相关案件被列为2017年广东知识产权保护十大典型案例之一。

惠科存在“重大隐忧”

除了面临TCL华星的侵权主张,惠科还需要应对与另一家液晶面板大厂群创光电之间的专利纠纷,其境遇可谓是“四面楚歌”。

2018年春节刚过,一篇《群创掀两岸液晶面板专利战:忍了两年郭台铭怒了》的稿件把群创和惠科的专利大战推向舆论中心。2月26日,富士康旗下液晶显示面板制造商群创光电宣布提起17件专利侵权诉讼,指控重庆惠科金渝光电科技、合肥惠科金扬科技及其经销商,涉嫌侵犯其专利权,制造、使用、销售、许诺销售侵权的液晶面板产品,并利用侵权产品生产电视机等显示器装置。

随后,惠科在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对群创光电子公司宁波群志和佛山群志提起5件专利侵权诉讼,试图反制。但是,涉诉的5件专利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宣布全部无效。中国触摸屏网就此事评论道,惠科专利存在明显缺陷,涉诉五件专利发明性薄弱,其中四件是未经实质审查的实用新型专利,这显示出“惠科并不真正拥有知识产权,甚至有滥用知识产权诉讼嫌疑”。

专利权的稳定性之于企业,犹如利刃的材质之于战士。惠科用于反诉群创光电的5件专利全部被无效,反映出惠科的专利质量堪忧。广东伟伦律师事务所旷小明律师表示,通常情况下,一家公司用于起诉的专利都是自认为攻击力和稳定性最强的专利。“若这些专利均告无效,惠科的整体专利质量和核心技术能力将不得不被重新审视。”

惠科用于反制的专利全军覆没还有另一层更为重大的隐忧。接近惠科的内部人士透露,在惠科遍地开花的项目扩张模式中,惠科作为实际操盘的小股东,通常对各项目子公司收取数额不低的技术服务和专利费。根据工商登记资料,惠科在各地项目公司中的持股最高不超过50%,在绵阳、长沙、郑州等地的项目公司中持股甚至不超过20%。这难免让外界质疑惠科究竟靠什么核心能力在操盘这些动辄上百亿投资的面板项目。在四川南充本土社区论坛上,有网友发帖质疑,一条液晶面板生产线的总投资超过200亿元,政府出钱出地,甚至还要为惠科的技术服务和专利付费,如此重大的资金投入是否经过充分论证?

旷小明律师认为,倘若惠科的专利被判无效或其产品侵犯同行的专利权,对于将为这些无效专利买单或者承担侵权赔偿责任的项目公司和项目公司股东(部分为政府平台投资方)而言,惠科恐存在交易欺诈、对价不公及违反知识产权责任保证的问题,更严重的还可能涉嫌地方政府的国有资产流失。

屋漏偏逢连夜雨。接近惠科的内部人士透露,目前惠科多个规划中或在建液晶面板项目的融资出现困难,已量产的项目公司库存高企。此前亦有市场传言,惠科滁州项目已要求多家设备供应商无限期延迟交货;而根据集微网的报道,惠科重庆自今年7月开始对年薪制员工强制实行无薪月休假。在2018年持续至今的液晶面板低迷的市场情况下,惠科的资金链可能已经相当紧张。

有评论指出,在TCL华星的强势维权之下,惠科面对法院颁布的诉中禁令和后续可能的高额损害赔偿,其应对能力面临严峻挑战,加之市场上传言该公司亦遭遇融资和项目建设困难,惠科在全国各地的扩张模式和持续经营能力相当存疑。

惠科或已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危急时刻。



责任编辑:周锦秀
相关新闻更多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热门图赏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