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深阅读>正文内容
  • 遗落小黄车这是戴威的错?多次被曝收购均以辟谣收场
  • 2019年01月07日来源:商学院

提要:从获得“碾压式融资”,跑马圈地,成为世界上用户量最大、拥有自行车最多的公司,到一批批小黄车离开城市街头,用户集体退押金,不禁令人扼腕。

独角兽ofo正在寒风中挣扎。供应商讨债风波未平,用户集体退押金大潮又起。

创始人戴威在2018年12月19日发表的《致ofo人的一封信》中表示,公司2018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戴威说。

记者于2018年12月17日在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的ofo总部看到,退押金用户已从楼内排到楼外,警察与保安正在现场维持秩序。排队等候的张先生告诉记者:“在系统申请了一个多月,显示不能原路退还。16日,从网上看到ofo小黄车总部正在办理退押金。很早赶来,已等待2个小时。” 记者联系ofo公关询问退押金情况,以及ofo为自救而进行的努力,对方并未回复。

ofo在官方微博发表《ofo小黄车退押金政策提醒》称,提交线上申请退押金的用户,后台系统会根据提交的顺序进行相关信息审核与收集,核实完毕后用户将进入退押金序列,ofo将按顺序退款。如有用户到公司现场进行登记,我们会将收集到的相关信息按时间顺序并入线上退押金序列中;如有线下登记的用户此前已经发起退款申请,则按此前的队列时间信息为准。

退押金人数以及押金额还在翻滚。2018年12月20日,有用户告诉记者:“支付宝账号已经填写成功,目前已排至1070万号以外了。”小黄车押金为99或199元,ofo需退还押金数额相当可观。

从获得“碾压式融资”,跑马圈地,成为世界上用户量最大、拥有自行车最多的公司,到一批批小黄车离开城市街头,用户集体退押金,不禁令人扼腕。小黄车到底做错了什么?向死而生的ofo又能否重生?

扩张的背后

有机构统计,截至2017年12月,ofo在中国投放的单车数达1000万辆,一个月仅是折旧成本就高达数亿元。而大量投放车辆也导致运营成本过高。戴威曾公开表示,小黄车市场订单在2017年增长了30倍。

“ofo采取比较激进的战略,在短时期内大规模投放共享单车并且进军国际市场,而在盲目扩张的同时又忽视了产品质量。”互联网分析师李成东表示,“小黄车的破损率很高,有时刷好几次,都找不到一辆可以使用的自行车。一辆小黄车的成本是两三百元,由于破损比较严重,导致未收回成本之前,单车可能就已报废。” 用户张先生说。

借助资本市场补充弹药,打价格战,或许是损兵一千自伤八百。根据美团招股书,作为ofo最大的竞争对手,摩拜于2018年4月4日至2018年4月30日的录入收入为1.28亿元,净亏损为4.07亿元。美团称,其自2018年4月收购的摩拜单车自成立以来已产生亏损,无法保证摩拜或其整体业务在未来能获得盈利。“盈利困难在很大程度上是恶性竞争所致。共享单车企业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将单车骑行的价格压得很低,不能有效覆盖成本。”李成东说。

在扩张版图后,ofo的商业模式尚不清晰。科特勒中国合伙人王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几年前,投资人与专家在很大程度上是以押金模式来预估ofo前景的。用户到ofo总部争取退押金,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资本与消费者对ofo认可度的降低,押金模式正在瓦解。”

ofo的盈利模式是“租金+广告”。为了缓解资金压力,ofo也通过车身广告、APP端广告等商业变现计划试图自救。王赛认为,租金的前提是预付费。ofo通过预付费,即押金可实现公司滚动式发展。而广告的变现价值是基于用户画像,小黄车属于大众工具,不具备精准性的价值,而与其他数据打通或许更能挖掘其潜能。

错失的机会

复盘近一年来走过的路,ofo错失了哪些机会呢?

曾投资ofo的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此前表示,摩拜单车公布的收入数据已经显示共享单车不赚钱,所以自己非常希望ofo和摩拜能够达成合并。ofo和摩拜目前已经占据共享单车95%的市场份额,如果双方能够达成合并的话,在盈利方面肯定要好于当下。

对于是否可以接受并购,戴威在2018年3月回答记者说:“人不能‘太楞’,要看大的环境。这也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还要与股东和董事进行讨论。”2018年4月,随着摩拜被美团收购,朱啸虎的设想彻底落空。

王赛认为,当ofo与摩拜在共享单车赛道胜出后,企业要探索到比较成熟的盈利模式,并找到利润区来证明企业的增长性。如果尚未形成行之有效的盈利模式,就需融入某种生态来变现。美团收购摩拜,是由于摩拜与美团的一些业务是可以打通的,双方可实现互生互联。

早在2018年4月,就有媒体曝出滴滴正在推进收购ofo的谈判,之后陆陆续续有消息放出,均以ofo辟谣收场。有观点认为,戴威具备成功企业家所具备的些许气质和韧性,以及冒险魄力,只是在与大股东做交易时缺少一些柔韧度。李成东此前向记者表示:“从创始人方面来看,戴威未能很好地处理与重大业务合作伙伴滴滴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使ofo陷入被动。”

导致ofo目前状态的原因,从资本方面看,“当下市场环境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传统企业正面临挑战。BAT相当一部分客户是传统企业,在调整战略后,或将减少用于生态链孵化的资金。”天眼查显示,ofo共获得11轮融资,最近一轮为2018年9月5日由蚂蚁金服领投、滴滴跟投的数亿美元E++轮融资。

“共享单车的故事尚未讲全。摩拜被美团收购后,是否可以找到一个适合的变现场景融入生态,或多或少会影响巨头收购ofo的决策。”王赛说。

从ofo方面看,创始人片面理解了用户数量的价值。戴威在演讲中自豪地说:“全世界有没有一家公司有比ofo更多的用户?有没有一家公司有比ofo更多的自行车?这就是我们的力量。”王赛认为,ofo的用户量虽然可观,却尚未找到合适的变现模式。“用户数量的价值固然重要,而将流量值转变为用户值,使用户值转变为利润区,才能将这一数据变现。”

未知的命运

2017年的岁末,小蓝单车断粮,没能挨过寒冷的冬天。虽然现在依然能用滴滴APP扫开小蓝单车,但李刚却退出了江湖。戴威在全员大会上表示,在三四个月之前,自己曾想过放弃,因为确实没钱了,不想管了。但是后来他不希望公司像小蓝那样,最终还是选择了坚持。

通过哈啰先例可知,在共享经济热度消退之后,哈啰仍能保持强势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凭借流量接口的价值。在本地生活一站式服务的战略目标下,阿里以组合拳的形式,用哈啰单车、饿了么、飞猪、淘票票、优酷视频为用户提供“阿里式”立体场景服务。目前,一线城市的投放资格,还握在ofo手中。

“融入巨头的生态,将流量变现,ofo或可走出目前的困境。而资本同样会考虑,ofo作为一个流量接口,可以激活哪种场景,从而带来价值。” 王赛举例说,“滴滴曾通过激活微信支付场景为腾讯做出很大贡献。”

在ofo的收购传言中,滴滴和蚂蚁金服都曾经是传言中的买家。滴滴在出租车、专车、代驾等板块均已布局,不希望“最后三公里”市场旁落。2018年1月,滴滴接管了小蓝单车,并且在自己内部孵化了一个共享单车产品,也就是后来的青桔单车。而从目前看来,与摩拜、ofo和哈啰相比,青桔单车和小蓝单车的力量还略显单薄。

面对各方面的压力,ofo的前途充满变数。“在公司全力寻找融资而无果后,我无数次想过把运营资金权砍掉,用来退还部分押金和供应商欠款,甚至是解散公司、申请破产……”戴威在《致ofo人的一封信》中说。破产清算或是最坏的结局,用户的押金也将转为破产债权。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陈士忠律师向记者表示,根据《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破产财产在优先清偿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后,依照下列顺序清偿:破产人所欠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所欠应划入职工个人账户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费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支付给职工的补偿金;破产人欠缴的除前项规定以外的社会保险费用和破产人所欠税款;普通破产债权。“破产财产不足以清偿同一顺序的清偿要求的,按照比例分配,即企业在宣告破产后,应按照上述法定顺序进行债务清偿,如若企业还清了工资和保险费、税款后,还有剩余的资金,那么才能轮到最后一项破产债权。”

“用户押金交付后,已经转移了所有权,在破产程序中属于破产债权,若企业破产清算后剩余资金不足以偿还全部用户押金,则会按比例分配偿还。” 陈士忠向记者分析表示:“如果ofo破产,偿还破产债权不仅仅是支付用户押金,还有大量的厂商债权人,如车辆供应商、广告商等等。就目前形式看,至少有十家以上的供应商已经提起诉讼,将ofo告上法庭。另外ofo公司性质系有限责任公司,其性质决定了公司股东仅以其出资额为限为公司承担责任。”

虽然ofo的用户可以申请退还押金,而争相退款的用户已经累计达到一千余万户。按照每天退款8000用户的速度计算,现在申请退还押金,也要排队到3年以后。

为欠下的每一分钱负责,ofo面临的压力不言而喻。

每次坎坷都是历练,“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亦是创始人成为企业家的关键时刻。

记者也将持续关注ofo的动态。

天九说:从模式创新到技术创新成为趋势

2018年岁末,ofo用户排长队退押金的新闻占据各大媒体头条,有消息称,在APP上排队退款的人已经超过1200万人。2018年12月23日,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官宣离职,在内部信中表示“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

作为共享经济的重要代表,这两个头部企业好像正在用各自不同的方式向过去的辉煌“say goodbye”。

关于ofo的未来,我们不能轻易定论,但是通过共享单车的发展,我们需要为创业者提几个醒:

1、资本急速涌入带来的能力,不等于自己拥有的能力。当资本快速涌入某个领域、市场被极速放大的时候,需要警惕的是它会不会造成“伪繁荣”。

2、构建自身的“造血能力”和护城河是核心。如果ofo在资本涌入的时候能花心思去挖掘真正属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构建自身的造血能力,即便是在资本退潮时,也能有转圜的余地。

3、从模式创新到技术创新成为趋势。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那就是技术创新。复杂性科学奠基人和技术思想家、“熊彼特奖”的著名经济学家布莱恩·阿瑟说过,技术正不动声色地创造着我们这个时代的议题和巨变,它慢慢地成了我们生活的背景,创造了我们的世界、我们的经济、我们的财富,还有我们存在的方式。经济继承了技术的所有品质,随着技术的进化,经济结构也在不断转型。共享单车经历“最痛2018”之后,应该使更多创业者看到,创业公司必须进行商业模式创新,由资本驱动转型到技术驱动,明确客户需求,回归行业本质,探索提升盈利能力的方法,打造核心竞争力。

无论如何,作为年轻的创业者,“戴威们”值得我们尊敬,从创始人变成企业家,这些困难是必经之路。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