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南方企业新闻网
当前位置:南方企业新闻网>要闻> 证券>正文内容
  • 步森股份:部分股东杠杆资金现平仓风险 导致股价闪崩
  • 2018年01月10日来源:证券时报

提要:闪崩、停牌、复牌、再闪崩、再停牌,这就是步森股份最近在二级市场的节奏。 公司董事会与监事会的改选也出现问题,1月5日,步森股份临时股东大会选举4名非独立董事、3名独立董事及两名监事,但结果全部选举议案均被否决。

闪崩、停牌、复牌、再闪崩、再停牌,这就是步森股份最近在二级市场的节奏。

公司董事会与监事会的改选也出现问题,1月5日,步森股份临时股东大会选举4名非独立董事、3名独立董事及两名监事,但结果全部选举议案均被否决。

作为公司实控人的赵春霞,在遭遇了这一系列事件后有何反应?记者独家采访了赵春霞,就股价闪崩、股权质押接近警戒线、改选董事会失败等焦点问题进行了回应。

中枪:闪崩是杠杆资金所致

2017年12月18日,步森股份毫无征兆地闪崩跌停,12月19日,步森股份开盘再度一字跌停。12月20日,步森股份开市起停牌。

记者:步森股份12月20日停牌前遭遇闪崩,你们有没有找到这次闪崩的确切原因?

赵春霞:目前,我们查到的原因应该是二级市场部分股东杠杆资金出现了平仓风险,导致公司股价闪崩;同时连续大幅下跌引发连锁反应。

1月3日,步森股份公告称,公司与步森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共同出资设立一家纺织供应链管理公司,注册资金为1000万元。不过投资者似乎对此合作并不买账。1月4日步森股份复牌,再收一个一字跌停。当天晚间,步森股份又公告称,1月5日开市起停牌,且控股股东安见科技质押的公司股票已接近警戒线。

记者:目前,安见科技质押的步森股份股票已经接近警戒线,这部分质押股权是否有平仓风险?

赵春霞:安见科技所质押的股权是连续三个跌停以后才接近警戒线,但距离平仓线还较远。同时为了保证这部分质押股权的安全,已经通过筹措资金、追加保证金或追加质押物等措施降低风险,目前该部分质押股权没有平仓风险。

记者:去年10月,睿鸷资产以10.66亿元的价格将2240万股步森股份股权转让给安见科技,安见科技成为步森股份控股股东。不久的11月16日,安见科技就将这2240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100%)进行了股权质押。安见科技的收购资金是否有杠杆资金和还款压力?

赵春霞:安见科技收购步森股份股权不存在杠杆资金,收购资金都来自于自有资金,所以不存在还款压力。安见科技的资金还是比较充裕的,之前股权质押获得的资金是希望作为安见科技的资金储备。所以说,目前安见科技质押的股权接近警戒线,公司可能会暂缓一下相关并购的筹划和推进工作,而用这部分股权质押资金来补充质押,降低风险。

失利:改选失败 会再发起股东大会改选

2018年1月5日,步森股份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选举公司非独立董事、选举公司独立董事、公司监事会换届及修改公司章程4项议案。1月8日,步森股份披露,上述4项议案均未获得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而在2017年12月15日步森股份第四届董事会第三十三次会议上,董事会全票审议通过了《关于选举公司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和《关于选举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独立董事的议案》。同日,第四届监事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全票审议通过了《关于监事会换届选举的议案》。

步森股份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被否也引起了监管层注意,1月8日,深交所发布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本次股东大会议案未能通过是否因为董事会内部也存在意见不一致情况,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及股东大会的日常运作是否正常与规范,部分董事、监事以及公司高管未能到场原因,以及议案被否对公司具体影响与未来安排。

记者:在安见科技成为步森股份控股股东,你成为公司实控人之后,是否掌握了步森股份的实际控制权和经营管理权?

赵春霞:我们对步森股份应该已经实现了实际控制,虽然安见科技只有步森股份16%的股权,但是安见科技还获得了睿鸷资产委托持有的剩余13.86%股份的投票权,所以从股权上看,我们的实际控制权还是比较稳固的。经营管理权方面,这次临时股东大会改选董事会和监事会,因为股价连续大幅下跌导致二级市场中小股东存在较大的不满情绪,进而导致本次改选出现了这样的结果。不过,我们正在积极进行股东内部沟通,接下来还会再发起一次改选董事会和监事会的股东大会。

记者:这次改选失败,对公司会造成哪些影响?

赵春霞:我觉得长期来看应该没有太大影响,可能短期会有一些影响,主要是影响了公司转型计划的推进进度。

下跌:市场风险交给市场做理智判断

1月4日步森股份复牌,开盘即一字跌停。步森股份从1月5日开市起停牌至今。

记者:步森股份目前跌跌不休,你怎么看待公司最近在二级市场的表现?

赵春霞:我觉得长远来看,公司的一定是非常有投资价值的,因为我对我们未来经营是很有信心。然后短期的这种股价波动,属于投机和投资之间的一个博弈吧。从长期来讲,我呼吁真正的价值投资者进入步森股份,买入步森股份股票,而那些投机者,还是不要碰步森股份的股票为好。

记者:对于步森股份复牌后存在的继续下跌风险,你们这边有什么准备吗?

赵春霞:对于大股东来讲,我们现在的主要精力全部都在把公司经营做好上面。至于二级市场的股价,有些系统性风险是我们不能控制的。所以对于我们大股东来说,就是尽全力把公司基本面的经营先把控好,然后二级市场就交给市场来做理智判断吧。

资料显示,截止2017年11月16日,步森股份的前十大股东中,除了安见科技、睿鸷资产、步森集团、汇金公司和寿仕全,还有重庆信三威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昌盛十一号私募基金、上银瑞金资产-上海银行慧富9号资产管理计划等私募,以及“牛散”孟祥龙、邢建民,这四位均为2016年三季度新进股东,他们几乎与徐茂栋同步进入步森股份。

设想:步森股份继续转型金融科技

2017年10月24日,睿鸷资产以10.66亿元的价格将2240万股步森股份股权转让给安见科技,安见科技成为步森股份控股股东,赵春霞成为公司实控人。

记者:回归到一个根源问题,为何会选择接盘步森股份?

赵春霞:星河进入步森股份后,希望步森股份能转型做金融科技,偶然一次机会认识徐总(徐茂栋),徐总那边提出来说看看有没有合作的空间,因为他比较看重我们在金融科技方面的运营团队吧,过去五年多,我们在互联网金融行业应该算是比较专业的,而徐总主要做创投,他不擅长于这一块,所以我们就做出决策,从星河那边收购步森股份16%的股权,希望在步森股份上做金融科技的事情。

记者:安见科技接盘步森股份之后,还会继续转型金融科技吗?

赵春霞:会继续下去,其实我们已经这样去做了,去年11月份股权变更完以后,公司12月份就成立了供应链管理公司,然后有相应地做供应链金融业务,12月份就已经做到了3000万元的业务量,所以步森股份还是会照着金融科技的转型方向来实施。

记者:公司前几天就是跟步森集团成立一个纺织供应链管理公司,步森股份未来在纺织这一传统业务上是会剥离还是维持?

赵春霞:目前这块还没有定性,根据步森股份的发展来决定,至于剥离不剥离,看公司的发展需要。转型大方向是已经确定的,就是做金融科技。短期来看,传统的服饰业务将来怎么安排,这个还需要根据公司日常的发展才能做决策。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